一開始在聽這張專輯的時候並沒有太過留意到這一點,直到最近又重新拾起這張專輯聆聽,包括認真地閱讀了專輯文案之後,對這張專輯才有了新的理解與看法。或許也可以這麼說,換一個角度去審視這張專輯,還是能找到適合這張專輯的聆聽方式。

當然,要強調的是,對《言外之意》有新認知,新想法,專輯文案「出力」不少。但,想來如今不大愛讀文字的大家,看到這大篇幅的文案的時候就會有退縮的想法,乾脆跳過直接聆聽專輯。這樣的做法不是不可取,是隨心而聽,不過也會錯過對這張專輯更為立體式地認知,忽略從品冠的角度去認識這張《言外之意》專輯。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承認,好的專輯文案是連接聽者與歌者之間的紐帶,不是刻意要從正面的方向去影響聽者,更多的是從歌者的角度去引導聽者,真正走進歌者的音樂核心。就一如品冠的《言外之意》專輯的文案,若是沒有認真去讀,不會對品冠《言外之意》專輯有改觀,不會瞭解到這張專輯在打造上的初衷與目的。

的確,若是從表象去審視《言外之意》專輯不會覺得這樣的專輯與常規的流行專輯沒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更不會覺得與品冠過往的專輯沒有什麼不同,因為專輯中品冠的聲音還是那麼動聽,那麼暖心,大部分的音樂還是那麼簡單、質樸而具治癒性,這是很多人都熟悉的品冠,熟悉的品冠的音樂,最重要的是怎麼看,怎麼聽都不會覺得這是一張具有特色化、概念化的專輯。

但,偏偏《言外之意》又很是不同,這絕對不是很多人一開始很主觀地認為是太合音樂,是品冠隨便製作而出的專輯,這裡就不得不提這張專輯潛在的中心概念「三言兩語」。這是一個很有意思,也很有想法的概念,這個概念更多的是體現在創作上。品冠設立這個概念的出發點很明確,簡單來說,就是命題作文,選出五個主題分發給不同的創作人進行創作,品冠也會參與到這些主題中一並創作,最終形成的是一個主題有兩首歌曲,分別寫下的是兩位創作人用以不同的角度對同一個主題進行理解的創作,因此,專輯中的十首歌曲其實是成雙成對的,《言外之意》與《言表》,《如願以償》與《想》,《戒心傷》與《不會哭的人》,《純天然》與《難言之隱》,《陀螺》與《等》各成一組。而這五組作品雖然各有主題,卻不會讓專輯顯得四分五裂,因為這五組歌曲都有一個共同的中心詞「言」,按照文案的形容就是「說不出口」,比如《戒心傷》與《不會哭的人》所要表達的就是「說不出口的真相」,再比如《如願以償》與《想》所要表達的就是「沒說出口的寂寞」。就此而言,也就意味著整張專輯的十首作品都是量身打造而出,並沒有任何偷工減料的嫌疑。

坦白說,如果不是看了《言外之意》專輯的文案,不知道整張專輯有那麼多的故事,品冠是如此用心地去設計這些「橋段」,製造這些組合,只不過是因為這些被配對的歌曲實際上放進專輯之後,排序都被打亂了,若是跳過了文案,根本就想不到這些看似沒有任何關係的歌曲潛在會有那麼緊密的關聯。

而從另一個角度說,品冠這麼設計這次的創作概念,一方面是盡展自己的創作才華。還真別說,一直以來都很青睞品冠的創作,在《言外之意》專輯中他創作的《言外之意》、《戒傷心》、《如願以償》、《純天然》都相當悅耳、動聽,和緩的旋律在以木吉他為主的演奏下,借著品冠暖心的嗓音將不同的情感娓娓道出,無所謂是《言外之意》中說不出口的表白,還是《戒心傷》中的說不出口的傷痛,這些難言之隱被品冠的旋律、演唱口吻給撫平,剩下的是點點的治癒。另一方面,品冠也借著這個契機與不同的音樂人合作,這其中既有合作過的陳小霞、姚若龍,也有第一次合作的Hush、韋禮安。始終唱自己創作的作品與唱別人的創作還是會有不同,品冠的言外之意其實也是想借此擦出不同的音樂火花,帶來在音樂上的新鮮感。與陳小霞合作的《不會哭的人》起伏性較強,情感的烘托層層疊疊,前後層次感鮮明。而與Hush、韋禮安分別合作的《言表》、《想》,脫離了品冠固有的音樂風貌,無所謂適合與否,但對於品冠來說是新嘗試,對於聽者而言也能借此感受到不一樣的品冠。

而整張專輯除了有潛在的「言」這個主題讓專輯自成一體外,還有一把木吉他的演奏將專輯的歌曲整合在了一起。細心的人會發現,整張專輯無論什麼歌曲,出現頻率最高的演奏樂器就是木吉他。實際上木吉他的演奏就統領了整張專輯,這不只是因為木吉他是品冠的「招牌」演奏樂器,也因為他想借著木吉他與不同樂器的配合呈現出不一樣的樂感,一如在《想》中就是木吉他與鋼琴的交奏,在《言表》中就有木吉他與電吉他的配合,而在《純天然》中除了有木吉他的演奏還加入了爵士的元素。在木吉他演奏的基礎上加入不同的元素,用以不同樂器的配搭的做法無不是在增強整張專輯的可聽性,同時也因為木吉他為主軸的關係保證了專輯的完整與統一。

最後還想說的是,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品冠《言外之意》專輯最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在這個求變、求新的年代,品冠依然持有一顆對音樂的初心,堅持自己的音樂本色,踏踏實實、認認真真地唱著這一首首很本質也很優質的作品,至少將這張專輯聽完不會讓人覺得浮躁,反而能夠借著音樂中自帶的溫暖與舒爽,感受到音樂中理應有的靈動與觸動。

品冠的《言外之意》中有太多的言外之意需要我們去聆聽,去發現,因此,別說不夠特別,或許是你根本沒有聽出他的言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