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9日,湖南衛視《歌手》節目進入終極踢館賽,神秘的壓軸踢館選手竟然是90後小將霍尊,披肩長髮一襲長袍,渾身散髮仙氣,一曲《紅顏劫》古韻繚繞,京劇唱腔無縫轉換,這樣的神級開掛模式,據說不少觀眾都聽跪了,結束後紛紛起立長時間鼓掌,製造了《歌手》難得一見的安可盛況!連騰格爾都誇獎他的音樂和嗓音都特別唯美:「他是一個有高雅審美的年輕人,內心住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淵源,這點我覺得特別難得,所以如果單單把他定義為流行歌手是不合適的,因為他的音樂內容比大家想象中豐富很多。」作為《歌手》舞台新人,霍尊沈穩大氣的表現讓人驚嘆,最終他以全場第四名的首輪戰績進入下一輪比賽,下一場的綜合排名是否能讓他踢館成功?第二戰的曲目又會是哪首歌?一切都讓觀眾倍感期待。

「捲起珠簾」挑戰《紅顏劫》 開掛高音展國粹韻之美

說起霍尊,很多人都對他的《卷珠簾》印象深刻。競演當晚,作為終極踢館選手,他壓力並不小,只有本場和下周的成績綜合進入前四,才算踢館成功。顯然,霍尊並沒有選擇保守戰術,放棄了傳唱度及欣賞度具佳的《卷珠簾》,而是選擇在螢屏首度演唱姚貝娜的經典歌曲《紅顏劫》,問起原因,他說:「如果我一上來就唱《卷珠簾》,感覺沒誠意。」
面對實力強大如汪峰、騰格爾等諸多前輩歌手,霍尊竟然放棄了最穩的代表作,顯然誠意非凡。而打動觀眾的不僅僅是霍尊挑戰自我的勇氣,而是精湛的演唱實力。雖然是90後,但面對眾多強勁的歌唱前輩,霍尊卻拿出了年輕人難得的大氣與灑脫,《紅顏劫》並沒有《歌手》曲目中「討好觀眾」的高大長音壓陣,不顯山露水卻純拼內功,而在發揮上,霍尊精緻的高音處理沒有一絲匠氣,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散髮著高級感,而京劇唱腔的運用為整個表演增添華彩,而這並非突擊賣弄的花架子。
一曲唱罷,現場觀眾不斷報以熱烈掌聲和歡呼聲,甚至起立安可,這一幕也讓現場工作人員感慨,氣氛如此高漲的現場反響這在歌手舞台上也不多見。內行看門道,霍尊的嗓音其實早已被梅派藝術傳人梅葆玖先生親自蓋章認證:「霍尊的聲音太難得了。」京劇表演藝術家孟廣祿也曾評價霍尊:「霍尊的聲音非常有修養,他是我聽到的男旦演唱里,聲音條件最好的。」而對瞭解霍尊的歌迷來說,舞台上展現的這位「國風Boy」戲曲才華,對比生活中霍尊對國粹的「著魔熱愛」,只是九牛一毛。

這個「森系男孩」不簡單 唱哭劉歡同台李谷一

當年,霍尊在某歌唱選秀節目,憑借自己創作的《卷珠簾》,一曲唱哭了劉歡。而幾年的歌壇磨練,他並沒有丟失自己純淨的國風氣質,反而更上一層樓,就在前陣子湖南衛視的元宵晚會上,他與「春晚金曲女歌手」李谷一對唱《一念花開》,也得到了老藝術家前輩的認可。巧的是,這次在《歌手》演唱的《紅顏劫》,也是恩師劉歡作曲寫給師姐姚貝娜的歌,曾是電視劇《甄嬛傳》的片頭曲,霍尊走心的演繹,一曲清幽紀念故人,也讓人感懷萬千。
霍尊有著年輕人的單純與善良,但也是少見的「90後古董」——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作為歌手的霍尊是發自內心,滲透到骨子裡的。雖然曲風走中國風,但他並沒有把自己標籤化,而是研習傳統,厚積薄發。除了音樂,他的生活中無時無刻不參悟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美與雅」。很難想象,本該追逐潮流的20多歲的小伙平時愛喝茶吧!如果說《歌手》李健是老幹部做派,那霍尊簡直是「清新Boy」的優秀代表,焚香品茗是他的日常,除了京劇、茶道,據說他下一步是拿起毛筆練就書法。想想這畫面,就很美了。
這就是為什麼,別人唱國風你會覺得演,而霍尊唱起來,總感覺是「人歌合一」,這種國風氣質還是很難被模仿的。除了老天爺賞飯吃,他自己也從不輕怠這份天賦。在得到大師肯定的機遇下,霍尊對戲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不僅刻苦鑽研,同時對於自己的中國風歌曲找到了一個清晰方向。17年發表的單曲《梨花頌》,很好的結合了現在最為流行的電音,加上自己喜愛且鑽研的戲曲,形成這樣一首獨具風格的歌曲。

2018年,對於霍尊來說是一個全面開局的新階段,在受邀登陸各大衛視春晚、元宵晚會之後,本月又發表了個人第二張專輯的第二首單曲《穿越吧!猛獁》,是繼《少女與海》之後,黑暗童話的全新第二篇章。活潑輕快的曲風,聚焦的是動物保護的主題,在眾大咖的全力塑造下,這首新單曲展現出了全新屬性的霍尊。恭喜霍尊,《歌手》首戰告捷,這讓人更加期待下一場比賽,他是否也會像新發單曲那樣改頭換面,給人全新的音樂感受?我們拭目以待。